不如归

该介绍无法显示。

长相忆【三】

长相忆【三】
圣紫篇

*本章圣火紫薇正式出场
*最近几章蛇燕存在感几乎等于无,建议蛇燕的朋友选择无视

(三)
饶是荀满这种寻梦经验丰富之人,在见到紫薇的梦境之后也忍不住骂了一句娘。

紫薇的梦境里,笼着一层浓郁的烟雾,直接遮挡住了荀满和飞燕的视线。

飞燕从未跟着荀满进行过寻梦,狐疑着发问:“你以往寻梦,也是这般光景吗?”

荀满伸手挥开眼前的雾,视线这才清明了些,

“没有。大部分时间的寻梦,只需要进入梦境揪出本体就行了,像这样的情况,要么是非自行封锁,兵器神识在重压之下进入沉睡模式……”荀满沉思半晌方才斟酌着开口,“就像那时候的你……”

飞燕只是安静的听着,并未答言。

“要么就是……”荀满边说边飞速回身,手中的一个物什向迷雾的一方打去,随着一声惨叫,眼前的迷雾也渐渐散开了一些。

“要么就是,这个兵器并不欢迎我们啊。”

“那是什么东西?我竟然没有发现……”飞燕蹙紧了眉,显然对自己的疏忽十分不满。

荀满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席地而坐。

“你要是能发现才有鬼了。刚才那东西叫梦妖,是兵器为了保护自己的神识而创造的一种近似魍魉的东西。”荀满不知从哪掏出了一堆绿色云状的玉石,边说边在地上摆了起来,“这些梦妖的行动,就是兵器思维的波动,你又不是寻梦人,没有办法捕捉这种波动的。”

“好了,快进来吧。”荀满把最后一块石头摆好,“我刚才杀了那只梦妖,有人入侵的信息恐怕已经传到兵器那里了,有这个阵法在,梦妖是进不来的。”

飞燕依言迈入阵法,谁料就在飞燕迈入阵法的一瞬间,周围突然响起梦妖震耳欲聋的嚎叫。无数只梦妖从迷雾中争先恐后的钻出,却在触碰到阵法的边缘时直接灰飞烟灭。

飞燕冷眼看着周围的梦妖飞蛾扑火般撞上阵法,突然开口,“这些梦妖无止无休,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

荀满无聊的扒拉着手指,哈欠连天,“你没发现每死一只梦妖,这迷雾就散开一点吗?维持迷雾和制造梦妖都会损耗兵器自身的精神力,等什么时候兵器自己累的撑不住了,我们再出发去找到兵器的神识源把他唤醒就行了。”

“那我们现在,就在这里干等着?”飞燕显然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荀满单手撑着头,用空着的一只手随时一指前方,

只见前方一处迷雾已经完全散去,而且也没有梦妖冒出,映出一片景象来。

飞燕定睛一看,不由一愣,“这是,昆仑山?”

荀满点点头,

“现在呢,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干的,就在这安安静静的观看一会儿紫薇之前的记忆吧。”




来到昆仑山,对紫薇而言是个彻彻底底的意外。虽说他确实只是漫无目地的四处走走罢了,可是他也确实十分排斥高山深谷这样的地方。而至于到底为什么他现在会在昆仑山光明顶这个地方,大概就要去问问那个在一片大雪皑皑之中还坚持穿着骚包的露胸马甲的男人了。

“诶呀,你终于醒了。我刚刚还在想要是我好不容易带回来的小野猫儿要是醒不过来该怎么办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紫薇无奈扶额,掀开身上的棉被就要下床。

可惜某个不受待见的人行动比他要快,紫薇还没来得及下床,就已经被他重新按回床上盖好了被子。

“诶诶,医师刚刚叮嘱完我,你内寒体虚,体内又有残留蛇毒导致内力不稳,就该好好养着。尤其在这冰天雪地里,”圣火令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将脸凑近紫薇,居高临下的凝视着紫薇写满抗拒的眸子,伸手将紫薇脸侧的一缕发丝别到脑后,“你还是乖乖呆着比较好。”

紫薇毫不客气的伸手挥开圣火令,挺直了身子,“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圣火显然没有被紫薇故作凶狠的话语唬到,但也微微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撤远了一些。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昆仑山常年积雪覆盖,入眼皆是白雪,没人引路,你是下不去山的。况且,你自己的身体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强行运功下山会是什么后果。”

紫薇原本还想辩驳两句,听到最后也只好怏怏作罢,他现在身体是什么情况,他的确很清楚,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斤斤计较。可紫薇也不想搭理眼前这人,于是便闭上了眼睛养神。

不大的房间里一下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圣火撇了撇嘴,伸手戳了戳紫薇的脸,“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这么对我,不太好吧?”

紫薇伸手抓住圣火那只作妖的手,两条细长好看的眉狠狠搅在一起,原本只得困在这昆仑山的处境就已经够让他火大了,这个圣火令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他发怒,白皙的手背上暴起的青筋象征着这只手的主人现在糟糕透顶的心情。

“很好玩么?再动手动脚,当心我废了你这只手。”

圣火当然知道作为天下五剑的紫薇软剑并没有在和他开玩笑,只得怏怏的抽回手,口中嘟囔道,“你们中原人不是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

“呵,我又没有求你救我,顶多不过是你多管闲事而已,何来恩人一说?”紫薇一声冷笑,那双细长的丹凤眼吊起眼角,轻描淡写的掠过圣火令的脸,“你若是无事就快走吧,医师不是说我需静养吗?”

圣火深知这只猫已经炸起了全身的毛,这时候再不乖乖退场让这只炸毛的猫好好平复平复,那就不是挨上两爪子能解决的事了。

“那,我就先走了,”圣火站起身来,留给了紫薇一个自认完美的微笑,“在这昆仑山,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会竭尽所能,为你效劳。”


长相忆【二】

长相忆【二】
圣紫篇
*本章圣紫依然没有正式出场
*前期介绍设定满篇废话预警

(二)
荀满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一剑一令,那目光恨不能在这两个物什上瞪出两个洞来。

所以飞燕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人与兵器——还是并没有被解封的兵器——用意念较劲的场面。

飞燕观摩了这个场面几秒,或许是觉得这场景实在是太过于碍眼了,忍不住出手将暗器像荀满的脑袋飞去。

当然只是石子而已。

冷不防被打了一下的荀满当即鬼哭狼嚎起来,大有一副街头碰瓷的老头老太的风范。

飞燕却是全然不管荀满的鬼哭狼嚎,冷冷开口,“今日事,今日毕。这两件兵器既然是今天送来的,你就应当今天进行寻梦才是。”

“你说的到轻巧!”

荀满一个高蹦了起来,伸出手颤巍巍的指着紫薇软剑上的「紫薇」两字,连原本无论什么时候都中气十足的声音都在抖,

“这把剑可是传说中的五剑之一啊!那个令更是明教圣物!圣物!你知道他的神识有多强大吗!我进到他的梦境里一个不小心就是被他直接抹杀啊!多少寻梦人就是这样直接被兵器神识抹杀的啊!”

刚吼完荀满就飞速的换了一张脸,一脸狗腿的蹭到飞燕身边,

“咳咳,当然,也并不是没有办法……”

飞燕一个闪身退开老远,眼里的嫌弃隔着一层眼罩都挡不住。

“有话快说。”

荀满显然是已经被嫌弃习惯了,毫不在乎的摊了摊手,

“你跟着我一起寻梦就好啦。”

飞燕冷着脸听完了荀满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言简意赅道:“所以说,你只是要我帮你稳定意识?”

荀满点点头,“对,这两件兵器原本的神识都十分强大,就算是我也不敢贸然下手,很容易就会迷失在他们的梦境里。但是飞燕你跟我一起,就能及时把我从他们的梦境里拉出来。”

飞燕低着头仔细的思考了一番,点点头同意了和荀满一同寻梦。

“所以,我具体应该怎么做?”

荀满从怀里掏出来了两颗水滴状的珠子扔给飞燕,飞燕伸手接过,发现其中一颗是浅绿色的珠子,上面雕刻着一些绿色的奇怪花纹,而另一颗则是深蓝色的,与浅绿色的那颗珠子上面的花纹一模一样,只不过深蓝色珠子上面的花纹是金色的。

“这颗浅绿色的珠子,叫浅思,一旦我有什么不对,你就捏碎这颗珠子,能够唤回我的意识。如果没有效果,就捏碎深蓝色的这颗深念。”

飞燕把玩着手里的两颗珠子,口中喃喃的念着这两颗珠子的名字。

“浅思深念……思念……”

荀满看着飞燕眼中的光芒一点点暗下去,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让你嘴欠,说什么不好你说这个破珠子的名字干什么。

“啊啊,那啥,飞燕啊,那个……”

而飞燕却宛如无事发生一般,将两颗珠子收好,扫了一眼慌张的语无伦次的荀满,

“我还不至于因此就乱了心神。你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荀满这才松了一口气,动手将缘客居一楼的茶桌都推到一边,在正中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空当出来。

飞燕并不精通寻梦之道,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旁安静的看着。

荀满拿出一个精雕的紫檀木盒子,盒子上的花纹与方才的浅思深念十分相似,花纹盘踞在整个盒子上,无形无端,饶是飞燕这般眼力极好之人也没看出这花纹是什么形状。

荀满用左手拖着盒子,举起右手,用拇指指盖飞速划过食指的指腹,食指上登时出现一条细长的血痕。荀满将出了血的食指按到盒子上方的正中央,血液随着盒子上的花纹流动汇集,却没有一丝掉落下来。

“停驻流连,梦境之间……”

随着话音落下,盒子闪出诡异的蓝光,金粉随着蓝光从盒子里冒出,撒在地上渐渐形成一个阵法的形状。

待阵法完全形成,荀满将盒子随手一扔,将紫薇软剑放到阵法中心,伸手抓住飞燕衣服后面的链子,白光一闪,两人一起进入了紫薇软剑的本体中。

长相忆【一】

长相忆【一】

圣紫篇
*本章圣紫并未正式出场
*一句话蛇燕
*前期介绍设定废话满篇预警
*写文只为自嗨,请关爱失智老人。

(一)
“飞燕!飞燕!”

一个嘹亮的女声在柜台后面响起,震得人耳膜生疼。

“闭嘴!”

被唤作飞燕的男子从二楼一跃而下,整个过程除了男子气急败坏的一句“闭嘴”之外竟是再无半点声音,甚至就连衣物间的摩擦之声也未曾发出。

“有什么事就快说。”

而方才扯着嗓子呼唤飞燕的女子好像完全没被刚才那一句话震慑到,扒着柜台的边缘探出头来,毫不畏惧的盯着飞燕蒙着黑色眼罩的双眼,

“飞燕飞燕,我都要饿死了,今天晚上吃什么呀。”

言罢还似不怕死一般,冲着飞燕眨了眨眼睛。

“你就为了这么点小事,喊我下来?”

飞燕眉头一皱,狠狠地甩了女子一个眼刀,转身就要离去,显然是不想再与女子废话。

女子见飞燕转身要走,赶忙出言喊住,扒拉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诶诶诶,别呀,我刚才一共打了三十四个喷嚏,右眼皮从半个时辰前就一直跳,按我以前的经历来看,这怎么想都是那个厚颜无耻的荀南又给我找了什么麻烦,”女子一手按着柜台,微微施力,跳到飞燕身边,伸手拽住了飞燕的衣摆,“我怎么也得先吃饱了好干活呀。”

飞燕拧着眉头和女子对视,半晌才憋出一句,

“荀满,请勿动手动脚。”

后来荀满每次想起这一天,都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被美色所迷惑,及时收回了手。

因为当时飞燕的脸色明明就是在说,你再抓着我衣摆一秒,今晚就要吃盐焗荀满了。

事实证明荀满的直觉还是很准的,她和飞燕才吃完饭,就有一个小童过来敲门了。

“请问,这里是缘客居吗?有一个大哥哥让我把这个包裹一个叫荀满的姐姐。”

荀满盯着小童手里的包裹,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包裹哪里像包了武器的样子,这鼓鼓囊囊的……难不成,是个铁锤?

小童见荀满没有应声,便又出言问了一遍。

“啊,是是是,这里就是缘客居。”荀满这才如梦初醒,慌忙回答了小童。

小童闻言,直接将手里的包裹塞给了荀满,

“那我就把包裹给你啦,那个大哥哥说直接把包裹给缘客居的人就好了,不要和里面的人多说话,大姐姐再见!”

话还没说完,小童就一溜烟跑走了。

留下荀满自己咬牙切齿,这个荀南,到底是有多怕自己知道他的行踪啊!

不满归不满,作为一位寻梦人的职业道德还是没有让荀满直接把这个包裹丢进仓库。

就在荀满打开包裹的一瞬间,突然紫气大盛,一把剑从包裹里弹出来,贴着荀满的耳畔飞了过去,深深地扎进了荀满身后的柱子上。

这招实在是来的防不胜防,荀满一时间呆住了,直到听见响动的飞燕赶来推了推她,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好他个荀南!这次都敢用暗器了!看下次见面老娘不扒了他的皮!”

飞燕十分嫌弃的绕过自顾自抽风的荀满,走到那把剑前端详了起来,只见剑柄上用金丝盘着两个篆文,乃是「紫薇」两字。

“紫薇……”

飞燕喃喃出声,极力在脑海里搜索起来。

“飞燕你没离过昆仑山,自然是不知道。这把紫薇软剑,是这个五剑之境的筑基五剑之一,可谓当仁不让的神兵利刃。”

荀满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抽风,凑过来伸手将紫薇软剑拔了出来。

荀满伸手弯了弯剑身,撇撇嘴道:“原来是紫薇软剑,怪不得那包裹看起来不像包了什么武器的样子。”

说完又伸手拿起了包裹里的另一样物什,飞燕定睛一看,发现是一块令。

荀满将手中的令朝飞燕挥了挥,“这是圣火令,是明教圣物。想不到这两个神级的兵器竟然也没捱过那场天灾,”荀满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飞燕的脸色,接着说道,“至于你一直说的灵蛇……”

荀满的话音未落,飞燕已然拂袖而去,连残影都不见了。

“诶……你连记都记不清,又要怎么找呢……”

荀满长叹一声,默默的将剩余的话补完后,将紫薇软剑和圣火令并排放在了桌子上,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可是话说回来,紫薇软剑和圣火令怎么会一起被荀南找到呢……”

长相忆【序】

长相忆(序)
*多cp,只有序所有cp全打tag,以后出现什么cp打什么tag。
*cp预警,蛇燕,圣紫,君淑,归秋,孤曦。
*原创人物预警。
*ooc预警。

碎碎念:请先抽出一点时间来看完话痨作者的碎碎念。不看你会后悔的。这个梗的来源来自本次梦间集活动,既然无剑能进入孤剑曦月的梦境,那别的兵器的梦境应该也可以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开了这个坑。这里的寻梦人不是无剑,只是一个代称,至于无剑在本文是不存在的。作者胆小且玻璃心,写文只是为了自嗨,拒绝撕逼,你有什么意见请私信我,不要在评论区撕谢谢。更新时间争取两三天一更。不会坑。

——————————

所谓神创五剑,以五剑为基,终成五剑之境。

五剑之境虽为神创,但终究也是独成一境,即便是创世神,也只得旁观,难以再次干扰。

所以天灾到来之时,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当那些吞噬天地的裂隙伴随着铺天盖地的魍魉一齐袭来时,即使是那些曾经贵为神话的神兵利刃,也只有逃跑一条路可以选择。

在那场空前绝后的天灾中,有的武器就此碎裂,再无痕迹,而更多的,选择封锁神识,将自己锁入本体之中,以此保全。

但是封锁神识的武器们,却无法自行解封。

所以当天灾结束,世界重趋平静,一类人,或者说是一个职业悄然登场。

他们通过梦境寻回武器们的神识,将他们从本体中解封。

他们就是,寻梦人。

“那么,是时候,梦醒了。”